位置:中國供求網 > 水暖電工 > 正文 >

做文學的福爾摩斯

2019年03月29日 02:06來源:未知手機版

喪尸非典型性癜癇,地帶,夢想高飛2結局仁二戰的北非戰場,者黃飛鴻電影,羅飛系列非線性系統濾波,南陽機場飛機票查詢,之恐怖谷有聲小說

原標題:做文學的福爾摩斯

讀到劉裕國和鄭赤鷹合著的《通江水暖》,我產生了一個想法,這是一部文學探險之書。通江縣在四川、在整個中國有兩個著名的“符號”,一個紅色土地的銀耳,第二個就是有大量外出打工的勞動力。在這片革命老區的土地上,紅土地與丘陵紅壤,思想封閉與路途偏遠,大量青壯勞力集體出走謀生,成為了通江縣的某種狀態。

兩位作者去通江采訪了十多次,走訪了上百人,這是難以想象的工作量,他們才是新時代的文學福爾摩斯。我自己即是訪談記者,背錄音機采訪一個人就是幾個小時,有時出去采訪一談就是一天。我們有多少作家,不要說整理錄音,誰有耐心把農民話語聽一遍?還不要說總結思想,梳理出有價值的東西。采訪工程量之大,花的心血之多,令人欽佩。毫無疑問,《通江水暖》是一部氣壯山河的新史詩。

《通江水暖》不是簡單的扶貧英模事跡匯編。兩位作者堅持進行了艱苦細致的文學田野考察,始終以“身心在場”的非虛構立場的客觀嚴謹,努力返回到事物的細節當中,返回到一系列人物事件的糾葛當中,返回到貧困人群的初始根源。而要解決7萬多人口的脫貧,兩位作家深知這并非易事:“在通江期間,我們前后接觸了上百名干部群眾,對于在2018年脫貧,幾乎所有人都很有信心,然而,對于在2020年實現同步小康,不少人坦陳,有難度,難度很大,不是一般的大。”

通江縣土地最為貧瘠、村民最為貧困的空山村,這里卻是李先念主席戰斗過的地方,著名的空山戰役就發生于此。作家的采訪極為細心,挖掘到這樣一個小故事:紅軍修筑工事時,一位戰士要砍伐一顆核桃樹,李先念看到了,當即給予制止,他說,空山的老百姓窮啊,核桃還能賣兩個錢。此后,村里人就把這棵核桃樹叫做將軍樹……對于這樣一個從古時窮到今天的地方,干部們怎樣讓它脫貧?正因為歷史的厚重,往往會營造另外一種感傷,扶貧、脫貧,不但是時代的偉業,也成為作家義不容辭的正義書寫。

縱觀全書,“散點透視法”成為了鮮明的創作理念,這亦稱為動點透視法,它是指從多個角度表現事物特征,或從多個側面刻畫人物形象的寫作方法。在此基礎上,一系列來自紅土地的真實細節與扶貧攻堅全景式的宏大描繪一起,立體地、豐滿地構成了《通江水暖》的經線與緯線,也體現了劉裕國對報告文學的最好詮釋:新聞的內核,文學的表達。

從中,我們讀到了“最美護林員”景祥俊幾十年如一日的酸甜苦辣,讀到了村支書劉群才為群眾奉獻一切的故事,讀到了“空山不空”的每一個細節的落實。我認為,《通江水暖》的更高意義,還在于彰顯、強調了通江縣在脫貧攻堅戰役中,注定會走一條可持續的生態產業之路。通江縣的決策者們正是因地制宜,發揮自身林業、種植業優勢,保住了青山綠水,遵從了“看得見山、望得見水、記得住鄉愁”的發展之路。而我們的作家,也在這一偉大的戰役里,發現了涌動不息的生活,正是文學經典之河的源頭。

(作者系成都日報首席記者、中國作協散文委員會委員,著名作家)

本文地址:http://www.kzmahc.tw/shuinuandiangong/358891.html 轉載請注明出處!

今日熱點資訊
六合内部透码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