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曼宜2月28日,是之寫:“曼宜家被褥都已經預備好,一番熱情,但又不能實用,事實上是浪費了。”是之所以認為那些綢緞被面的被子不實用,浪費,也不奇怪,因為我們那時都沒有長久在這里安家的想法,全國還有" />
位置:中國供求網 > 服裝品牌 > 正文 >

沒有婚紗照的婚禮

2019年12月03日 15:03來源:未知手機版

513vpn,河南交通事故賠償,安卓電子市場

>

 ▌李曼宜

 2月28日,是之寫:“曼宜家被褥都已經預備好,一番熱情,但又不能實用,事實上是浪費了。”

 是之所以認為那些綢緞被面的被子不實用,浪費,也不奇怪,因為我們那時都沒有長久在這里安家的想法,全國還有的地方沒解放,我們都希望或想著爭取有南下的機會以鍛煉自己。那時,我們不僅沒想要有衣柜,連箱子也沒買。只買了兩個大的藍帆布包,準備只要一聲令下,我們“打起背包就出發”,所以一切從簡。

 我們申請的“新房”也有了,在史家胡同后院的一個角落里,是一間大房子打了一層薄薄的隔斷,可以住兩家人。隔壁當時已經有人住了,是一對正在鬧離婚的夫婦,他們經常吵架、拌嘴,我們在這邊都聽得清清楚楚。

 我們屋里的陳設也很簡單,都是劇院提供的:一張雙人床,一張桌子,一把椅子,還有一個小方凳;冬天還要生一個火爐子,這樣屋里的空間就所剩無幾了。

 1950年3月22日,劇院為話劇《莫斯科性格》演出圓滿結束開了一個全院的慶功大會,同時有聚餐、聯歡等活動,也為了喜上加喜,領導決定把我們兩對申請結婚的同志——我和是之、朱瑛和海嘯的婚禮也安排在同一天舉行。這一天便是我和是之正式結婚的日子。

 我們的結婚“禮服”是自制的,就是把去年新發的灰色棉制服拆了,抽去其中的棉絮,做成夾衣,然后洗凈熨平,穿起來相當筆挺,自我感覺很精神。

 那天的“婚禮”上都有什么儀式,都有什么人講了話,我現在已記不大清楚了,雙方家長,只有我父親去了,好像主持人還請他講了話,究竟說了些什么,已經沒印象了。總之,“參加”婚禮的人很多很多(全院大會嘛),場面非常非常熱鬧。但遺憾的是,怎么就沒人想到要照張相片留個紀念呢!我們的結婚是既沒有結婚證書,更談不上什么婚紗照,幸好劇院給我們準備了一塊粉色的緞子,供大家簽名用,緞面上方寫:于是之 李曼宜 同志結婚志喜

 下方寫了日期:

 一九五零年三月二十二日

 想不到這一塊不到二尺見方的緞面上竟密密麻麻地被同志們簽滿了名字,這也是我們結婚留下的唯一一件珍貴的紀念物。

 那時結婚沒有“送禮”的風氣,我們只收到唯一的一件禮物,就是葉子大姐送給我們的一本不大的相冊,我一直把它珍藏至今。

 在2000年,我們金婚的那年,我想起了當年結婚時的那塊“簽名綢”,于是我把它找出并掛了起來。我和他在簽名綢前照了相,彌補了當年的不足。我還和弟弟百城一起把在綢子上簽名的那些戰友的名字一一抄錄下來,留作紀念。(25)

本文地址:http://www.kzmahc.tw/fuzhuangpinpai/545834.html 轉載請注明出處!

今日熱點資訊
六合内部透码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