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中國供求網 > 安防照明 > 正文 >

侯馬熱電:“要我安全”到“我要安全”的轉變

2019年11月09日 17:32來源:未知手機版

金城武,方勵芝,江蘇信息職業技術學院

說起燃煤制樣確實是個體力活,從制樣前清掃地面及設備衛生、填寫標簽,到制樣時破碎、摻和、縮分、碾磨、烘干、細磨,再到分樣、封裝、清掃衛生等一系列工序下來,需手腳并用,腰腿連續作業,頻繁的下蹲,反復的碾壓……幾個樣制完,制樣員已累的氣喘吁吁,熱汗直流。

正因為勞動強度大,制樣時的安全防護用品仿佛就成了累贅,本來汗流浹背還要裹得嚴嚴實實,本來氣喘吁吁卻要戴上密實的口罩,所以剛開始時嚴格要求,大家都有怨言,讓戴上防護手套不時就脫下來了,讓戴上“豬鼻子”,非要戴輕便的一次性口罩,但是經過一段時間后,情況卻明顯改觀,不用強調,衣服都護的緊緊的,手套都戴的嚴嚴的,就連一次性口罩也不用了,搶著用憋屈難受的“豬鼻子”。

因為現實深深教育了每一位制樣員,衣服護不緊,煤粉會沾滿內衣,吻遍全身。脫下手套,不時會受皮肉之苦。一次性口罩防護效果差,煤粉會讓人的鼻孔發癢,嗓子難受,還是“豬鼻子”效果好。

看來還是切膚之痛、親身體驗對人的安全教育效果最好,但現實是有的東西切身體驗沒有大礙,但有的東西是萬萬不能越雷池一步的。因為一部《安規》是由無數鮮血和教訓鑄就的。奉勸每一位員工,高筑安全圍墻,主動提升安全意識,切實擔負起自身和周邊安全,因為安全是1,其余都是1后邊的0。(劉亞勤)

本文地址:http://www.kzmahc.tw/anfangzhaoming/517041.html 轉載請注明出處!

今日熱點資訊
六合内部透码图